•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魏晋时期的隐逸之风(2)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8/12/29

      钟会的狼狈源于第一次见到嵇康时产生的心理阴影。当时,为了结识嵇康,钟会纠集了一群名流,一起去拜访。这样,既表示尊重,给对方面子,又抬高了自己的身价。嵇康和好友向秀正在树下打铁,见了钟会这帮司马门下豢养之犬,只顾扬锤锻铁,旁若无人,一句话也不说。钟会碰了一鼻子灰,从此便对嵇康又怕又恨,起了杀心。

      他向司马昭进谗:嵇康这家伙虽然是卧龙,但不为我所用,早晚是个祸害。

      和嵇康能说得来的,唯有打铁伙伴向秀和老大哥山涛。山涛和马氏是亲戚,政治上倒向司马氏,自然也要替司马氏做嵇康的思想工作。

      当他从吏部尚书位子上升迁时,极力举荐嵇康代替自己。于是,便有了那封《与山巨源绝交书》,嵇康名义上是与山涛绝交,实际上是一篇拒绝与司马氏合作的宣言。

      嵇康死,向秀心里直打鼓,毕竟嵇康打铁时冷落钟会,在旁边拉风箱的就是他啊!于是,他赶紧跑到洛阳拜见司马昭,司马昭故意羞辱道:“听说你有归隐山林的箕山之志,跑到我这来干嘛?”向秀答:“退隐箕山的许由、巢父都是狂徒,其做法不足取。”司马昭听了大为满意。

      在仕与隐中进退的三种态度

      ——第二类

      魏晋时期的隐逸之风

      第二类是先隐后仕型的。

      郭象注《庄子·逍遥游》时,说了很多,无非是在强调大隐隐于朝,出仕与隐逸并无二致。

      其实,这是抄袭了向秀的说法。七贤中最具学者风范的实为向秀,他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好教授的,对《庄子》研究很有心得,吕安读到他的论著,惊叹“庄子不死”。

      只可惜,向秀投奔司马昭后,无心著述,还有两篇没有注完就去世了。向秀的手稿随之散失,被郭象抄了过去,成了“郭注庄子”,这是学术史上的一段公案,按下不表。

      单说向秀因嵇康、吕安被杀而转向,遭到司马昭一番奚落,他对《逍遥游》的注解观点便是对自己的辩护,并不是思想上的认同,而是全身之道的方法。

      山涛亦属此类。嵇康虽然写下与山涛的绝交书,但七贤中,他和山涛的态度看似截然不同,其实在灵魂上是相通的。也有人说,嵇康之所以写下绝交书,是想借用这种方法保护山涛。

      人各有志,嵇康选择不合作,作为朋友,他不会对与司马氏合作的山涛有看法,反而还怕自己连累了朋友。

      后来,山涛举荐嵇康的儿子嵇绍做官,嵇绍向他咨询进退方案,山涛说,我替你想了很久了,天地有四时变化,何况人呢?意思是大丈夫行于世,要能屈能伸。

      出身名门世家的谢安也是先隐后仕的典型。谢安从小就有名声,并受到宰相王导的器重。但是他拒绝应召,隐居到会稽郡的东山,与王羲之、许询、支道林等名士、名僧交游,倾心清谈。

      一次他与王羲之一同登上冶城遗址,谢安追古思远,一派超脱世俗之志。王羲之劝道:“夏禹勤勉国事,奔忙劳苦,手脚长满老茧;周文王从早忙到晚,无暇吃饭,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现在国家正处于危难中,每个人都应当为国效力;而不切实际的清谈只会废弛政务,华而不实的文章会妨害大事,这些恐怕都是不合时宜的。”

      谢安说:“秦国任用商鞅,仅两代就亡国了,难道是清谈惹的祸吗?”谢安偷梁换柱的辩论有些强词夺理,他心中其实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

      当时,“王与马,共天下”的格局因为王敦的叛乱,蒙上了阴影,于是,外戚庾家受到重用,庾与王在朝局中开始裂土分茅。另外,权臣桓温开始崛起,这样,王家、庾家、桓家及司马氏之间的斗争开始白热化,而陈郡谢家还没走上前台。

      谢安显然不想卷入此中,王羲之是王家的人,谢安跟他谈话往往不着边际。其实,他是在等待机会。

      后来,朝廷几次三番地征召谢安,他一概推辞。就连管组织人事的吏部尚书举荐谢安为吏部郎,也被他写信拒绝。

    本文相关人物:[嵇康] [司马氏[荀霬妻]] [马氏] [司马昭] [山涛] [向秀] [钟会] [阮籍] [王戎] [吕安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