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国文化瑰宝千古名篇《铜雀台赋》赏析(含注释、译文)(2)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8/12/19

      ②周文王梦见飞熊而得太公望:太公望即姜太公。传闻周文王梦见奇像,译梦为“虎生双翼为飞熊,必有贵人相助”,后来果然有姜太公相助。曹植此说是指家父必有贵人相助,得以成大业。

      ③东皇太一:是汉代人崇敬的太阳神,是《九歌》中最高天神,人首鸟身。

      铜雀台赋
    孔明用计激周瑜时把铜雀台赋中的“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改成了“揽二桥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以此激怒周瑜,坚定他作战的决心。在原诗中,蝃蝀就是虹,二桥指从铜雀台出发链接金虎台和玉龙台的两座桥。古代‘乔’和‘桥’是一回事。刚好周瑜和孙策的妻子姓桥。所以很容易产生错觉。

      小说《三国演义·第四十四回》中的《铜雀台赋》:

      从明后以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

      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

      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

      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

      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

      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

      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

      俯皇都之宏丽兮,瞰云霞之浮动。

      欣群才之来萃兮,协飞熊之吉梦。

      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

      云天亘其既立兮,家愿得乎双逞。

      扬仁化于宇宙兮,尽肃恭于上京。

      惟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

      休矣美矣!惠泽远扬。

      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

      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辉光。

      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君寿于东皇。

      御龙旗以遨游兮,回鸾驾而周章。

      恩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

      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跟《三国志》中的《铜雀台赋》相比,《三国演义》中的《铜雀台赋》有很多内容为后人自行添加,如“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

      《三国演义》中孔明巧改曹植《铜雀台赋》以激周瑜,是一篇绝妙激词,鲁肃引孔明见周瑜,谈及战和之事,周瑜佯讲其主张投降的道理,鲁肃则陈述其主张抗战的理由,二人争得耳红脸赤,孔明却在一旁袖手冷笑。周瑜问孔明高见,孔明冷冷地说:”将军降曹,可以保妻子,全富贵。”话是赞成周瑜的意见,实是对他的讽刺。鲁肃不知底细反大怒说:“汝教吾主屈膝受降于国贼乎!”

      孔明乃献一计说:“不劳牵羊担酒,纳土献单,亦不须亲自渡江;只须遣一介之使,扁舟送两个人到江北。操若得此两人,百万之众,皆卸甲卷旗而退矣。”

      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

      瑜问哪二人,孔明说:“亮居隆中时,即闻操于漳河新造一台,名曰铜雀,极其壮丽,广选天下美女以实其中。操本好色之徒,久闻江东乔公二女,长曰大乔,次曰小乔,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操曾发誓说: ‘吾一愿扫平四海,以成帝业愿得江南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今虽引百万之众,虎视江南,其实为此二女也”。瑜说,“操欲得二乔,有何证验?”孔明说:“曹操幼子曹植,字子建,下笔成文。操尝命作一赋,名曰《铜雀台赋》。赋中之意,单道他家合为天子,誓取二乔。”并诵《铜雀台赋》,把原赋“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二句改为“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孔明易此二句,便轻易地套在二乔身上。周瑜听罢勃然大怒,离座指北而骂说:“老贼欺吾太甚!”孔明急起止之说:“昔单于屡侵疆界,汉天子许以公主和亲,今何惜民间二女乎?”瑜说:“公有所不知:大乔是孙伯符将军主妇,小乔乃瑜之妻也。”孔明佯作惶恐之状,说:“亮实不知,失口乱言,死罪死罪!”瑜说:“吾与老贼势不两立!”并承认刚才主降是用以试孔明,他要求“孔明助一臂之力,同破曹贼。”本是孔明求助于周瑜,现在反是周瑜求助于孔明,可见孔明激词之妙。

    本文相关人物:[周瑜] [诸葛亮] [曹操] [大乔] [小乔] [孙策] [曹植] [鲁肃] [刘协] [袁绍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