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陆逊之死,看吴国“先天不足后天畸形”的政治环境(4)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8/12/4
     来源:我们的三国网

      三国志 陆逊传:先是,二宫并阙,中外职司,多遣子弟给侍。全琮报逊,逊以为子弟苟有才,不忧不用,不宜私出以要荣利;若其不佳,终为取祸。且闻二宫势敌,必有彼此,此古人之厚忌也。琮子寄,果阿附鲁王,轻为交构。逊书与琮曰:“卿不师日磾,而宿留阿寄,终为足下门户致祸矣。”琮既不纳,更以致隙。及太子有不安之议,逊上疏陈:“太子正统,宜有盘石之固,鲁王藩臣,当使宠秩有差,彼此得所,上下获安。谨叩头流血以闻。”书三四上,及求诣都,欲口论適庶之分,以匡得失。既不听许,而逊外生顾谭、顾承、姚信,并以亲附太子,枉见流徙。太子太傅吾粲坐数与逊交书,下狱死。权累遣中使责让逊,逊愤恚致卒,时年六十三,家无馀财。

      结果,当时鲁王党的杨竺和全琮经常在孙权面前进谗言,想更立太子。太子孙和没有办法,让陆逊族子陆胤、太子太傅吾粲请求陆逊上疏表谏。陆逊于是几次上书,陈述嫡庶之分。当时陆逊已经年过六十,作为陆氏掌门人,已经到了不得不站队的地步。吴四姓均为太子党,其中顾谭是陆逊外甥,陆胤是陆逊族子。身为陆氏掌门人,已经不可能独善其身了。经此上书,陆逊坐实了太子党的身份。很快,太子孙和被软禁废黜,太子党顾谭、顾承、姚信被流放,太子太傅吾粲被处死。孙权多次派使者去责骂陆逊,已经六十三岁的陆逊,本就身心疲惫,一气之下死了,史载“愤恚致卒”。

      而孙权又将孙霸赐死,将鲁王系大臣打压了一遍,最后立幼子孙亮为太子。让我们简单梳理一下,“两宫案”中主要太子党和鲁王党的结局:

      主要太子党:

      (1)陆逊,吴四姓,激愤而亡。族子陆胤,下狱后获释。(2)顾谭,吴四姓,顾雍之孙,陆逊之外甥,流放。顾承,顾雍之孙,流放。(3)朱据,吴四姓,处死。(4)张纯,吴四姓,处死。(5)张休,彭城人,张昭之子,处死。(6)陈正,陈象,族诛,籍贯不明。(7)太子太傅吾粲,吴郡本土,但为寒门,处死。(8)诸葛恪诸葛瑾子,琅琊人,无事。(9)施绩,丹杨人,无事。(10)滕胤,北海人,外戚,无事。

      主要鲁王党:

      (1)全琮,吴郡全氏,孙权女婿,外戚,无事。全寄,全琮子,处死。(2)吴安,吴郡人,吴景孙,孙权外甥,外戚,处死。(3)孙奇,孙辅之孙,宗室,处死。(4)杨竺,广陵人,处死。(5)步骘,淮阴人,外戚,无事。(6)吕据,汝南人,外戚,无事。(7)吕岱,广陵人,无事。(8)孙弘,中书令,会稽人,无事。

      由此可以看出,“两宫之案”,江东本土大族处罚最重,其次为宗室、外戚中亲近本土士族的,而其他流亡北士和外戚中,除非像吾粲、杨竺这样的两党核心成员,否则处罚较轻。至此,“两宫案”是孙权晚年一手导演的政治大案基本被史学界定性。经此大案,两派江东强臣精英损失惨重,同归于尽,为未来东吴灭亡埋下了伏笔。尤其是江东本土大族,依旧逃不过被孙氏猜忌的命运,被打压的最惨。陆逊之死,只是孙吴畸形政治下的牺牲品而已。而孙权则“自认为”清除了潜在的“大族权臣”,为幼帝孙亮登基铺平了道路。后世之君也不乏效仿者,唐太宗李世民就一手导演了李承乾、李泰争斗,最后立李治为太子,是为唐朝版的“两宫之案”。其手法,与孙权如出一辙。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孙策] [陆逊] [孙权] [袁术] [张昭[吴]] [孙氏[钟繇妾]] [陆康] [全琮] [孙和] [孙坚
  • 本文评论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