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陆逊之死,看吴国“先天不足后天畸形”的政治环境(3)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8/12/4
     来源:我们的三国网

      虽然如此,孙权依旧继承了孙策对本土士人影响力的忌惮,在征召本土士族的同时,幕府也大量征召流亡北人、以及本土寒门庶族,并且对流亡北人、寒门庶族更为重用,用以压制士族。当时在江东人才的组成,主要是流亡北人、本土士族、孙策淮泗旧臣。上文已述,孙策死后,曹操以许都天子名义征召士人才俊,流亡北人有大量应征北归的,故流亡北人在东吴本就属少数派,用少数派压制多数本土派,实为上策。但流亡北士,甚至淮泗旧臣,也并不让孙权放心。典型例子就是肱股之臣,张昭。孙权第一次对张昭失望应该是在建安七年,曹操要求孙权送世子为人质,张昭默许。而建安十三年,面对曹操大军,张昭和大部分江东士人更是主张投降,令孙权大失所望。细品张昭的人生履历,就可以揣测张昭心里。张昭类似于曹操的荀彧,是儒学世家出身,在心中以匡扶汉室为己任,委身于孙氏军阀本为避难江东,不得已而为之。所以,遇到名义上代表汉朝的曹操,张昭心中的第一选择自然是投降。

      故孙权面临的东吴政坛是极其复杂的。一方面,要靠外地人打压本地大族,另一方面还要用本地大族制约外地人,可谓步步惊心。纵观三国,“士庶之争”、“本土与外人之争”这种东汉至隋唐鲜明的富有时代感的政治矛盾,在吴国是最严重的,远胜魏蜀。而随着淮泗旧臣渐渐故去,尤其是周瑜鲁肃吕蒙的相继离世,淮泗旧臣已经不足以撑起整个孙吴政权。重用江东本地士族,走“本土化”建国路线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孙吴政权的无奈。吴国本土化建国,以陆逊为上大将军,顾雍为吴国首任丞相为标致。“顾、陆、朱、张”四大姓备受重用,另外还有如全琮这样的本土士族。

      三国乃乱世,故将领多有私人部曲。“世兵制”这种军制,魏蜀吴三国皆有,但只有吴国是普遍存在的一种军制。世兵,近似为武将的私军,可世袭。尤其是大族掌握军权后,多次利用平盗贼、灭山越的过程中扩充私军。像陆逊,就是利用这样的机会重建了陆氏私军。也正因为如此,吴国出现了像“西陵步氏”这样步骘步协步阐两代三人世袭“西陵督”的情况,因为西陵军队就是步氏私军,是可以继承的。所以,这种混乱的军制,一方面导致了吴军时高时低的迷之战斗力,一方面也加剧了政坛的争斗,这也是孙权为政的有意为之,对臣下分化瓦解。陆逊,就一直处在这样的政治漩涡中。

      陆逊自年轻时入幕,就备受孙权赏识。自陆逊助吕蒙袭取荆州、夷陵大破刘备后,陆逊就手握重兵,屯驻武昌,直至官至上大将军,位高三公,江东陆氏复兴。但在孙权晚期,孙吴政权相对稳定之后,开始着手打压重臣,最著名的就是任用吕壹,监察百官,实为特务统治。吕壹倒不只针对江东本土大族,但其危害之大,已经到了陆逊言之落泪的地步。吕壹倒台后,被其整治的人全部平反,孙权打压重臣的目的没有实现,于是精心炮制了孙权晚年最大的政治案,“两宫案”。

      陆逊之死
    太子孙和、鲁王孙霸

      孙权立孙和为太子,又立孙霸为鲁王,并且异常宠幸,让孙霸产生了非分之想。之前说过,吴国政坛本就复杂矛盾重重,孙权以二子为诱饵,更加加剧了这种畸形政治。和霸二人在礼仪上并没有严格的区别,虽然后来各自立宫,但又各自征辟幕僚辅佐,人为造成了大臣的站队分裂。虽然,在赤乌七年,孙权斥责二人,令二人不要与朝臣交往,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孙权意图分化打压大臣之心昭然若揭。当时明确支持鲁王孙霸的,主要是重臣步骘、吕岱、全琮、吕据孙弘杨竺。而支持太子孙和的,主要是顾谭、陆胤(陆逊族子)、张休(张昭之子)、朱据张纯诸葛恪吾粲(太子太傅)等。可见,江东士族、流亡北士的后代纷纷站队,开启大混战,其中四姓“顾、陆、朱、张”都是支持太子孙和的。

      此时陆逊接任顾雍为丞相,自此出将入相,被卷入了“二宫之争”。陆逊本来是被指定辅佐先太子孙登的。孙登喜好儒学,与江东士族交好,又在淮泗旧臣、流亡北士中素有贤明。可以说,是理想的接班人。但是,孙登早逝,陆逊身份敏感,并不想明显的支持孙和或者孙霸。三国志记载,当时二宫并立,内外大臣世家子弟争相送入二宫侍奉太子和鲁王。而陆逊此时异常谨慎,并不送陆家子弟进宫。吴郡全氏掌门人全琮之子全寄依附鲁王,陆逊还写信劝告全琮,让他不要卷入两宫争斗,并且以西汉汉武帝心腹“金日磾杀子”的故事来劝说全琮。这些都说明,陆逊本身不想卷入这场争斗。

    本文相关人物:[孙策] [陆逊] [孙权] [袁术] [张昭[吴]] [孙氏[钟繇妾]] [陆康] [全琮] [孙和] [孙坚
  • 本文评论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