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三国演义》的卷首词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7-4-18
     作者:丰家骅  来源:《文史知识》1995年第5期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是《三国演义》卷首的引词,调寄《临江仙》。这首词是一篇词体的史论,表达了作者对历史上英雄人物是非成败的看法,颇含哲理意味。由于小说的广为流传,这首词在人民群众中传播极广,为人们所喜爱、吟诵,成为词中一首脍炙人口的名作。

      《三国演义》成书于元末明初,现存最早的刻本是嘉靖元年(1522)刊印的《三国志通俗演义》,全书二十四卷,分为二百四十则,署名“晋阳侯陈寿史传,后学罗贯中编次”。嘉靖本《三国志通俗演义》卷一为《祭天地桃园结义》,开篇尚无这首引词。这说明此词并非罗贯中原作。

      据晁瑮《宝文堂书目》等书的记载,嘉靖以后,《三国志通俗演义》的刻本约有十余种,这些刻本在文字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动和增补,改动最大的当推清代毛纶、毛宗岗父子的评刻本。毛氏父子将余像乌本上周静轩的诗及一部分原本上“后人”和“史官”的诗删去,而易以唐宋以来名人的诗作,并在小说原文之前加上了一段类似“楔子”的文字。这首词和“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之类的话,即为毛氏父子所增的“楔子”。但这首词也非毛氏父子的手笔。据查他的著作权应属于明代大名鼎鼎的学者杨慎。

      杨慎(1488-1599),字用修,号升庵,四川新都人。明正德六年(1511)进士,曾任翰林修撰、经筵讲官。嘉靖三年(1524)因两上议大礼疏,哭阙力谏,被谪戍永昌卫(今云南省保山县),“永远充军烟瘴”。嘉靖三十八年,死于贬所。他在云南三十多年,投荒多暇,于书无所不读,著述之富,为明代第一。他在晚年曾写了一部《历代史略十段锦词话》,这是一本读史启蒙之作,上自鸿蒙,下讫元代。全书分为十段,一“段”略似一“回”,仿宋元市井演义,叙事话文与词文并用,首尾有开场词和散场词。《三国演义》的卷首词就出自这部《历代史略十段锦词话》,系书中第三段《说秦汉》的开场词,后被毛宗岗父子移置于《三国演义》卷首。

      这首词不同于一般登临古迹、触景生情的咏怀之作,它述史感兴,写由历史变迁所引起的人生感慨。词的上片,“滚滚”句,暗用《论语·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语意,以“逝水”喻时光的流逝。“浪花”句,化用东坡词《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成句,一个“尽”字,囊括了从古到今的英雄。上下两句把流逝的时光和英雄人物联系起来,言滚滚长江浩浩荡荡不停地向东流去,随着江水(时光)的流逝,历史上许许多多的英雄人物都被冲洗一空。江水滔滔,历千古而不息;而烜赫一时的英雄人物却如过眼烟云,早已成了历史陈迹。这一历史现象引起人们的沉思。诗人纵观古今,反思历史,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是非成败转头空”。历史上无数的风云人物,无论是“是”是“非”,无论是“成”是“败”,到头来都转眼成空,一样长眠地下。而滔滔长江却亘古长存,依然“不舍昼夜”地在奔流。在历史长河中,与宇宙相比,英雄的一生是多么短暂,英雄的功业又何其渺小!最后诗人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揭示了这一历史规律:“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青山依旧”,喻宇宙永恒,自古及今依然存在;“几度夕阳”,喻英雄功业恰如夕阳,虽然美好,但却短暂。这表现了诗人对历朝历代的盛衰兴亡,千古英雄的荣辱成败的彻悟。杨慎以元辅之子,擢居榜首,一时宠遇,何其盛哉!及至一朝遣戍、终老南荒,年已垂暮,怎不令其有菀枯花落,人生无常之感。因而他在历叙历代兴亡的感慨之中,也寄寓了回首往事,对自身荣枯的感悟。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毛宗] [司马伷] [董袭] [陈寿] [孙权] [周瑜] [刘备] [曹操
  • 本文评论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