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慎《三国演义》卷首词赏析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7-4-18
     作者:朱正平  来源:《文史知识》1995年第7期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杨慎《临江仙》)

      清代毛宗岗把杨慎的这首词置于《三国演义》卷首,而在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中,经过歌唱家高亢嘹亮、回肠荡气的声音演绎,使更多的人在歌声中一遍遍地欣赏、体悟着这首词的艺术魅力。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为杨慎晚年之作,本是《廿一史弹词》第三段《说秦汉》的开场词。

      上片开头两句,从杜甫的“不尽长江滚滚来”(《登高》)、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英雄人物”(《念奴娇·赤壁怀古》)、辛弃疾的“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这些句子化出,而且句中描述的对象也未变化,只是“浪花”更形象,对应的“英雄”不正是历史长河中一朵朵随江水而逝的浪花吗?“是非成败转头空”句,上承长江的浩荡永恒、英雄的虚空短暂,下启作者对历史的概括总结:成败兴亡、是非恩怨只是英雄的逞性使气,相对于如汹涌不息的长江大河的历史空间,那些英雄人物转瞬间就显得何等藐小。“青山依旧在”出自辛弃疾“老僧拍手笑相夸,且喜青山依旧在”(《玉楼春·戏赋云山》),辛词中的青山是辛弃疾的知音,也是他光明磊落人格的化身,而杨慎词中“青山”承袭前义,既是写实,又是作者自比。此句与下边“几度夕阳红”交相辉映,色彩徇烂至极,青山隐隐、绿水悠悠、残阳如血、水天碧透。词人在观照长江、青山这些永恒的景物之时,在逝水的涌动与夕阳的沉落之中,感悟出“是非成败,万事皆空”的真谛。

      下片开头的“白发渔樵江渚上”,使人想起苏轼《前赤壁赋》中“况吾与子渔樵江渚之上”之句,“渔樵”就是苏轼对像自己这样操行高洁、不入仕途、属酒赋词、寄情山水的“闲人”的自喻。“惯看秋月春风”句,表面似乎是作者惬意于秋月春风,实则不然。“秋月”之凄凉喻自己悲惨遭际,“春风”之和畅喻君王宠幸垂恩,“惯”字更见作者在世路险恶的人生之旅的宠辱不惊、习以为常。“一壶浊酒喜相逢”显然是知己好友欣喜相逢,唯有一壶甘醇浓烈的美酒,别无他物,才足见作者醉心于江湖之远的豪爽。结尾两句,既写朝代兴衰更替,又写作者煮酒论英雄。一“笑”字更是意味深长,是周瑜“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的笑,还是李广“看风流慷慨,谈笑过残年”(辛弃疾《八声甘州·故将军饮罢夜归来》)的笑?是笑英雄的藐小可悲,还是笑自己坎坷人生的无奈可叹?从上片的“空”到下片的“笑”,体现了作者人生虚幻、时间短暂、旷达大度、乐天知命的思想。

      王世贞评杨慎词时说:“好用六朝丽事,似近而无”(《艺苑卮言》),而这首《临江仙》却多用苏、辛词之典。使词的豪放风格浓烈,在思想上艺术上都达到了一定的深度。

      在思想上,这首词隐晦婉曲、言浅意丰。词表面显示的只是渔樵野老煮酒谈笑的闲适之趣,然而真正解读词意需知人再论词。杨慎(1488-1599),字用修,号升庵,新都(今四川省)人,首辅(相当于宰相)杨廷和之子。杨慎二十四岁中进士第一名,人称“杨状元”。嘉靖三年在议大礼中因直谏忤旨,权谪云南,流放终身。他博学广识,好学穷理,老而弥笃,《明史》本传称其著作之富,为明第一。据《明史》载世宗因议大礼忌恨杨慎父子,常问杨慎的情况,左右之臣以年老多病答之,世宗心才稍安,杨慎闻之,装狂装疯,“纵酒自放”。戏曲《簪花记》就是他此期作品。可见,杨慎的渔樵笑谈、“纵酒自放”,是有其良苦用心的,只是掩人耳目的韬晦之计。杨慎在他一首描写江边石牛的诗里写道:

      怪石生来却似牛,江边独立几千秋。

      风吹遍体无毛动,雨洒全身似汗流。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毛宗] [周瑜
  • 本文评论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