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操铜雀台到底是何等享受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7-3-20
     作者:曹宗国  来源:新浪博客

      关于铜雀台,人们一般只知道那是曹操的声色之地,而有些做翻案文章的则说那是建安文学创作基地,大都不清楚曹操在那里到底是何等享受。其实,曹操在铜雀台的享受不是一般的声色之乐,而是超帝王规格的豪华尊荣和骄奢淫逸。

      首先,曹操的铜雀台并不只是一座“红楼”,而是魏都邺城和“三台”建筑的一部分,有着帝都和皇宫的奢华尊荣。

      曹操名誉上尊奉汉帝,但是他不以东汉京城洛阳为都,而是把汉献帝安置在许昌。当他平定北方之后,就认为自己的功业实在了不得,虽然在名誉上不便称帝,也应该在实际上享受帝王的待遇了。尽管朝廷一再为他增加封地,提高他的舆服行头规格,几乎和皇帝一样,但他实在不甘心再在许昌受委屈了,而要有一座自己的“帝都”,于是就在建安十五年(210年)大兴土木,建成(一说扩建)了邺城和铜雀、金虎、冰井三台。

      邺城地址位于今河北省临漳县附近。据《水经注》记载,曹操兴建的邺城规模为:“东西七里,南北五里,饰表以砖,百步一楼,凡诸宫殿,门台、隅雉,皆加观榭。层甍反宇,飞檐拂云,图以丹青,色以轻素。当其全盛之时,去邺六七十里,远望苕亭,巍若仙居”“(邺)城之西北有三台,皆因为之基,巍然崇举,其高若山。”“中曰铜雀台,南则金虎台,北曰冰井台”。而《邺中记》记载:“三台皆砖砌,相去各60步,上作阁道如浮桥”。(就是《三国演义》第44回诸葛亮故意将曹植《铜雀台赋》中“连二桥于东西兮”说成“揽二乔于东南兮”的浮桥)

      曹操的邺城前临河洛,背倚漳水,虎视中原,赫然一派帝王霸气。城内的宫殿完全是帝王居趾,而“三台”更是超皇城建筑的创新,如同空中楼阁,且有天桥相连,具备迎宾宴客,游玩观赏、文体娱乐、生活消遣和防守战备功能。其中铜雀台最为壮观,台上楼宇连阙,飞阁重檐,雕梁画栋,气势恢宏。

      曹操建邺城和三台具有皇城规格的用意是明显的,这从铜雀台的名号就可以看出来。曹操消灭袁氏兄弟后,夜宿邺城,半夜见到金光由地而起,隔日掘之得铜雀一只,荀攸言昔舜母梦见玉雀入怀而生舜。今得铜雀,亦吉祥之兆也。曹操大喜。实际上,这铜雀原本是汉宫双圆阙上的装饰物,曹操虽然没有在铜雀台上安装铜雀,但他命名为铜雀台,其用心也就昭然若揭了。

      曹操对邺城和三台具有超皇城的规格很是得意洋洋,从建成后他率诸子登台作赋就暴露无余。曹丕赋中有“飞间崛其特起,层楼俨以承天”之语。曹植《登台赋》则云:“见天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新营。建高殿之嗟峨兮,浮双阀乎太清。立冲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临漳川之长流兮。望众果之滋荣。仰春风之和穆兮……”他们诗里“观圣德之新营”“,层楼俨以承天”都是明目张胆的颂圣之语

      曹操在邺城里享受着帝王的的威福,把铜雀台当做大宴宾客、笼络文人,为自己歌功颂德的风光之地。他经常组织文化名人游铜雀台欢宴赋诗,建安七子中大量的《公宴》诗、命题创作都是在铜雀台进行的。“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可能就是曹操当时的感叹。曹操用重金把蔡文姬从匈奴赎回后,也在铜雀台上让她朗诵《胡笳十八拍》,以显示自己有君主大帝的风雅和恩德。

      因此,曹操在铜雀台的享受,是超帝王规格的豪华尊荣和骄奢淫逸,而且极尽声色之欲。本读书人曹宗国认为,唐代杜牧诗“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并非虚言,《三国演义》的作者也不完全是凭空杜撰。曹操当年在铜雀台“享受”的婢妾与伎人不说是虏掠天下美女,数量也不少。因为后来他儿子曹丕当了皇帝还继承袭用,乃至纵欲过度而早亡。《世说新语·贤媛》篇载:“魏武帝崩,文帝悉取武帝宫人自侍”,连卞太后都骂他禽兽不如。曹操生前对婢妾与伎人十分看重,死后还不肯罢手。这有他的《遗令》为证:

      “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于台堂上,安六尺床,下施繐帐,朝脯设脯糒之属。月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辄向帐中作伎乐。”

      对此,亲自看到曹操《遗令》和铜雀台遗物的陆机(陆云)在《吊魏武帝文》里批评说:“系情于外物,留念于闺房”,“惜内顾之缠绵,恨末年之微详”。刘商的《铜雀伎》评论曹操是:“仍令身殁后,尚足平生欲”。苏东坡则很不客气地骂曹操“平生奸伪,死见其性”。

      

    本文相关人物:[曹操] [许昌] [曹植] [曹丕] [陆机] [袁氏[孙奋妻]] [刘协] [蔡琰] [荀攸] [诸葛亮
  • 本文评论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