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文帝曹丕为何要冤杀直臣(2)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7-2-22
     作者:老蔡的菜园子  来源:新浪博客

      等到曹丕即位后,鲍勋担任驸马都尉兼任侍中,鲍勋有强项令的风范,不管此前是否得罪过曹丕,该说的话一定不会憋在心里。鲍勋多次上奏文帝曹丕重视军事,宽囿农事。曹丕一生最爱打猎,鲍勋再三劝阻停止这种驰骋之事,有一次竟然惹得文帝一把将奏章撕得粉碎,还振振有词的辩解,我打猎作为一种娱乐方式,总胜过享受音乐的靡靡之声吧。鲍勋正色道,音乐可以使人上通神明,中和人事,而游猎即使是做为急务也是不妥当的。气得曹丕当时就变了脸色,回来后就一纸官文将鲍勋打发的远远的。

      后来,曹魏重臣陈群司马懿保荐鲍勋,曹丕不得已用为御史中丞,鲍勋在位期间,不仅执法严谨,而且大张旗鼓反腐败,朝廷一时风清气正,百官都很勤俭自律。公元225年,曹丕打算再次进攻东吴,朝辩时,鲍勋再次反对,给出的理由是前几次之所以没有获胜,是因为吴蜀唇齿相依,而我们劳师远征,如今又要白白消耗财物,百姓不堪重负,徒劳无功,使得吴蜀轻视,损我国威。曹丕听后,更为愤恨,再次贬官下放鲍勋。

      曹丕不顾反对,执意出征,果然再次无功而返。恰在此时,鲍勋的好友因探望他,而违反了军中不走大路而走侧路的小事,被小人刘曜检举,鲍勋认为营地壕堑尚未建成,不构成违反军令罪而没有上报,后刘曜犯罪,鲍勋上奏朝廷要求将其废黜,不料刘曜恶人先告状,反诬鲍勋私放友人一事。曹丕因战事不利,正如鲍勋前言所说,正一脑门子的邪火没处发,得到刘曜诬告,大喜过望,遂下诏,鲍勋指鹿为马,逮捕交廷尉审讯。

      廷尉依律论罪,上奏曹丕,鲍勋所犯之事,应该削发戴枷,罚作五年劳役。曹丕怒喝,再审。如是三审,廷尉再次上报按照魏国法律当罚两斤金子。曹丕大怒,鲍勋已经没有活着的资格了,你们竟敢徇私枉法,蛇鼠同窟。结果所有参与审讯的官员也全部下狱。鲍勋之事惊动了朝野之上几乎所有的魏国重臣,太尉钟繇、司徒华歆、镇军大将军陈群、侍中辛毗、尚书卫臻、廷尉高柔等一起上书,鲍勋的父亲鲍信有大功于魏国,请求赦免鲍勋罪过。曹丕杀心已定,不为所动,下诏杀了鲍勋。

      鲍勋之死,实属冤杀,鲍勋质重守一,操守清廉,死后抄家时竟然没有多余的财物,鲍勋死后,朝野议论纷纷,许多重臣不仅心寒而且齿冷。鲍勋之死,源于过去的旧怨,更源于曹丕斤斤计较的狭隘心胸,就连《三国志》里的陈寿都叹息,“鲍勋秉正无亏,而皆不免其身,惜哉!”陈寿再评“文帝天资文藻,下笔成章,博闻强识,才艺兼该;若加之旷大之度,励以公平之诚,迈志存道,克广德心,则古之贤主,何远之有哉!”作为政治家的曹丕赶不上他老爹曹操,性格上的缺陷或许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有意思的是鲍勋被冤杀后二十天,曹丕也翘腿拜拜了,曹丕临死之前,总算报了一己之仇,这口怨气从鲍勋当年不给他这个魏王殿下的面子那天起,就已经淤结到了现在,也注定了鲍勋最后的悲惨结局。曹丕正值壮年就龙驭宾天了,或许与其自身的怨气、怒气、浊气长年积攒太多有关,曹丕告诉我们,做人呀,还是大气点好,少生一些闲气、闷气,自个气自个,多不划算。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曹丕] [鲍勋] [曹操] [曹洪] [鲍信] [曹植] [辛毗] [王粲] [孟达[蜀]] [陈寿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