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汉帝陵的命运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6-9-7
     作者:文踪旅迹  来源:新浪博客

      东汉末年,战乱、灾荒引发了空前的社会动荡。这时候,军阀盗墓触目惊心,历史上第一个盗墓高潮出现。

      虽然刘秀遗制:原陵“所制地不过二三顷,无为山陵,陂池才令流水而已”,丧葬时要像西汉文帝那样,陪葬皆以瓦器,不要用金、银、铜、锡等贵重物品,要“因山为陵,不封不树”。明帝没有尊重他的意见,依然隆丧厚葬了自己的父皇。原陵以及其它东汉帝陵的厄运似乎在所难免,“原陵之掘、罪在明帝”,曹丕把汉陵的遭遇归罪于后人的违制。

      “北邙山上朔风生,新冢累累旧冢平。富贵至今何处是,断碑零碎野人耕”。明代诗人薛瑄的《北邙行》透露出北邙山古墓葬的命运。

      初平元年(公元190年),军阀董卓在洛阳遇到了各种势力的围剿。要西逃长安了,匆忙之中,他组织人马挖掘了河南洛阳北邙山一带的东汉帝王陵墓,《三国志•魏书》记载:“焚烧洛阳宫室,悉发掘陵墓,取宝物。”在董卓的这次挖墓行动中,分布在邙山一带的东汉五座帝陵以及分布在洛阳城南的汉明帝刘庄的显节陵、汉章帝刘炟的敬陵、汉殇帝刘隆的康陵、汉质帝刘缵的静陵、汉桓帝刘志的宣陵等无一幸免。

      北邙山遭遇了第一次大盗掘。

      第二次盗掘北邙山汉陵的是曹魏政权。为了解决粮草之需,曹操专门在军队编制中设立了“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之职,专门负责挖墓,仗打到哪儿,墓挖到哪儿,洛阳一带的东汉帝陵又被挖掘。

      束皙才学博通,深得晋武帝赏识,《晋书•束皙传》记载这样一件事情:武帝时代,有一个人在嵩高山下得到一枚竹简,上面刻着两行蝌蚪书,他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拿着竹简到处去问别人,仍然没有人知道。后来,司空张华以去问束皙,束皙一看说:“此汉明帝显节陵中策文也。”后来一查,果然如此。这意味着在董卓盗墓110多年之后,东汉帝陵再被盗掘。

      公元311年,西晋都城洛阳发生大饥荒,百姓相食,公卿逃亡。6月,王弥率领队伍攻打洛阳,攻陷了宫城,到了太极前殿,纵兵大掠,三万多人被杀。这回,王弥不但把晋怀帝幽囚在端门,杀掉皇太子司马诠,还侮辱了晋惠帝(晋怀帝之兄)的羊皇后(羊献容),又“发掘陵墓,焚烧宫庙”。那时候,石勒的势力日益强大起来。为了稳固根基,王弥把强掠而来的美女和自己挖到的一些宝物送给石勒。这一时期,东汉帝陵又一次遭劫。

      公元319年,石勒建立了后赵政权,当时的石勒和石季龙贪婪无德,自己已经是“既王有十州之地,金帛珠玉及外国珍奇异货不可胜纪”,即使这样,他们仍“犹以为不足”,还以政府的名义组织了堂而皇之的盗墓运动,《晋书·载记石季龙下》记述了当时的情形:“曩代帝王及先贤陵墓靡不发掘,而取其宝货焉。”这一时期,东汉帝陵应当再遭盗掘。

      唐末、五代战乱之际,军士常常“攻城略地,烧杀劫夺,扰乱天下,发人墓冢”,洛阳的东汉帝陵又遭盗挖。

      时间过去了1000多年,上世纪初,东汉帝陵又惹起了盗墓者的目光。1905年前后,汴洛铁路和洛潼铁路(陇海铁路的一部分)开始修建,铁路通过邙山脚下,施工中不时有各种各样的器物出现,引起了指导工程建设的欧美专家的注意,随后有人重金收购,诱发了北邙山的盗墓。以致于在1920年前后,北邙山附近的职业盗墓者约有万人,盗墓手段在这一阶段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不但有地方势力公开组织挖墓,而且国外盗墓者以传教士的名义雇佣村民大肆挖墓,大批收购者乘机而入,洛阳地方驻军为此专门开征了古玩税。

      一场持续了近40年的盗墓运动在北邙山展开,东汉帝陵在劫难逃。

    本文相关人物:[董卓] [张华[西晋]] [曹丕] [曹操
  • 本文评论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