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操裁抑豪强的问题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6-3-16
     作者:缪钺  来源:读史存稿

      曹操裁抑豪强,改善政治,也是许多人所认为的好事情。但是也有人认为,曹操仍然任用了许多豪强大族,如颍川荀彧陈群,河内司马懿,河南郑浑,以至于李典田畴等等,可见他并不是裁抑豪强而只是裁抑不利于他的人,如汝南袁氏以及孔融杨修等,并且魏末两晋时,豪强大族势力发展很盛,可见曹操裁抑豪强的作用很小,不能作过高的估计。

      我个人的意见是这样的:曹操究竟是地主政权的统治者,他当然不能像农民起义那样以阶级的仇恨大杀豪强,我们也不能那样要求他。自东汉以来,由于大土地所有制的发展,豪强大族兴起,这个历史趋势,也不是曹操个人的政治措施所能阻挡的。从当时历史的具体情况看,曹操的裁抑豪强是起了进步作用的,我们只要把曹操政权下的情况与同时的孙吴及后来的两晋比一比,就可以明白。

      自东汉以来,豪强大族发展,全国性的豪强有汝南袁氏、弘农杨氏等等,而各郡县也都有本地方的豪强大姓,这些豪强都是兼并土地、操纵政治、压迫人民的,一般的统治者对于他们是不敢惹而且要加以维护的。曹操因为出身于宦官养子的家庭,“本非岩穴知名之士”(《三国志·魏志·武帝纪》建安十五年裴注引《魏武故事》曹操令),与豪强大族是有距离的。在东汉末年的农民大起义中,曹操也接受了教训,知道要维持统治,应当裁抑豪强,使政治不至于浊乱。

      所以他执政以后,施行裁抑豪强大族的政策,平袁氏,定河北后,即下令重豪强兼并之法,在朝廷中杀大族孔融、杨修。曹操政权下的地方官,因为得到曹操的支持,也敢于裁抑豪强,如许令满宠、朗陵长赵俨、菅长(“菅”字,诸本《三国志·司马芝传》多误作“管”,百衲影宋刊本不误。)司马芝等。兹举满宠事为例。《三国志·魏志·满宠传》:

      (宠)为许令。时曹洪宗室亲贵,有宾客在界,数犯法,宠收治之。洪书报宠,宠不听。洪白太祖,太祖召许主者。宠只将欲原,乃速杀之。太祖喜曰:“当事不当尔邪?”

      曹洪是曹操的从弟,他的宾客恃势犯法,满宠收治之,曹洪说人情无效,想通过曹操来压满宠。满宠先将犯法的宾客杀掉,曹操不但不怪罪满宠,反加以支持奖励。我们再举东晋山遐的一件事情来看一看。《晋书·山涛传》附《山遐传》:

      遐字彦林,为余姚令。时江左初基,法禁宽弛,豪族多挟藏户口,以为私附。遐绳以峻法,到县八旬,出口万余。县人虞喜以藏户当弃市,遐欲绳喜。诸豪彊莫不切齿于遐,言于执事,以喜有高节,不宜屈辱,又以遐辄造县舍,遂陷其罪。遐与会稽内史何充牋,乞留百日,穷翦逋逃,退而就罪无恨也。充申理不能得,竟坐免官。

      山遐清查隐户,想制裁犯藏户罪的大族虞喜,余姚诸豪强恨山遐,“言于执事”。所谓“执事”,大概指的是王导。(《晋书·庾翼传》载庾翼与庾冰书,指责东晋偏袒豪强的弊政,归咎于王导,也曾举山遐一事为例。)东晋初年,王导执政,他是维护大族利益的,所以山遐不但得不到支持,而反倒被免官。

      由于两件事的比较,可以看出,同是裁抑豪强的地方官,在曹操政权下得到奖励,而在东晋时则受到免官的处分。在这两种不同政治作风下,我们可以想象,曹操政权下的地方官,敢于裁抑豪强,因此减少人民的痛苦,而在东晋时,各地豪强鱼肉人民,地方官是不敢惹的。在曹操裁抑豪强政策影响下,各地方豪强如李典“徙部曲宗族万三千余口居邺”(《三国志·魏志·李典传》),田畴“尽将其家属及宗人三百余家居邺”(《三国志·魏志·田畴传》)。这样也就加强了中央的控制,减少地方割据势力的滋长。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曹操] [满宠] [袁氏[孙奋妻]] [田畴] [山涛] [曹洪] [李典] [司马氏[荀霬妻]] [马氏] [司马芝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