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怀才不遇的建安七子之首:王粲(上)(2)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6-3-16
     作者:糖小晚  来源:时拾史事的博客

      王粲在这首诗里讲了一件事。他说,路旁有一个饥饿的妇人,将自己的孩子丢在了草丛中。孩子放声大哭,而妇人却硬着心肠走开了。《晋书·良吏列传》里记载过一个类似的故事。永嘉之乱的时候,当时的名士邓攸因为无法顾全自己的侄儿与孩子,选择了放弃自己的孩子。又因为害怕儿子早上追赶过来,便将他系在树上离开了。史书中只得“明日,攸系之于树而去”几字,然而却是一个残忍又哀凉的结局。可在那个时候,抛妻弃子又算得上什么?史册有记,“时长安大饥,人相食,诸将归而吐肉以饴妻子。”当时惨状,可见一斑。因此王粲心中痛惜,却也无能为力,只得“驱马弃之去”,继续他的旅途。

      他何尝不是与那个妇人一样,未知身死处,何能两相完。但我相信,这些沿途的惨象给予少年王粲的冲击,远远超过他曾经所经历的一切。王粲是热衷于仕途功名的人,而在这之后,他对于匡时济世,大约有了更加坚定的执着。

    王粲

      初到荆州的时候,刘表是很看重王粲的,甚至有意将他召为东床快婿。然而这件事最后终究不了了之。史书上说是因为王粲身形短小,长相丑陋,刘表很看重外表,是以这件事终究流产。然而魏晋史书多谬误,这件事看来便是后人的牵强附会。刘表初见王粲,岂非已经知道他的容貌美丑?若真是嫌弃他的外表,又怎么会想要将女儿嫁给他?后来的文章,对于王粲总是赞誉居多,此时恐怕也舍不得给他描黑。刘表拒婚,大概别有原因。

      刘表这个人,虽然终究未能成就霸业,但作为雄据一方的俊杰,后人对他的评价仍旧不低。譬如隋朝苏夔说他,“近者刘荆州之意气,袁渤海之纵横,当其吐纳荆扬,鞭笞河朔,猛将厉于雕鹗,谋臣盛于云雨,从容啸咤,有席卷八荒之心,固以震倘肆椋熏灼宇宙者。”这份夸奖,虽然有些修饰太过,但刘表当时单身匹马潜入荆州,最后自成一派势力,得以从容自保却是不争的事实。而对于前来投奔的文人志士,刘表也是谦虚以待,因此当时的荆州与曹操所处的邺下相同,都是雅士云集,贤能群聚的文化中心。抛开这层因素,再看刘表与王家的渊源。刘表是王粲祖父王畅的学生,古人向来重师教,更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说法,对于自己老师的这个才华横溢的孙子,刘表不可能不予以器重。因此种种迹象表明,刘表最开始,还是相当喜欢王粲的。

    王粲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味呢。刘表不仅选择了他的哥哥作为自己的女婿,在王粲最看重的仕途上也并不十分重用他。在荆州的十六年,王粲始终都只是依附于他的一个普通幕僚,同他少年时代的际遇相比,王粲心中郁郁,可想而知。于是他写下了另一首《七哀诗》,聊以表达他心中情愫。

      荆蛮非我乡,何为久滞淫?方舟溯大江,日暮愁我心。山冈有余映,岩阿增重阴。

      狐狸驰赴穴,飞鸟翔故林。流波激清响,猴猿临岸吟。迅风拂裳袂,白露沾衣襟。

      独夜不能寐,摄衣起抚琴。丝桐感人情,为我发悲音。羁旅无终极,忧思壮难任。

      你看,从这首诗中,我们终于窥见了一些端倪。诗文开篇写,“荆蛮非我乡,何为久滞淫?”对于王粲来说,荆州始终都是蛮荒之地,这个从洛阳辗转到长安的贵族少年,这个出身显赫,名重一时的少年,对于此地的文化风俗,乃至政治风气,都是很看不上的。在无人的时候,他大约会感慨刘表才能的庸烈,没有识人之才,所以后来他才会对曹操说,“刘表雍容自守于荆楚,坐观时变,自以为可如周文王般自规。在荆州避乱的士人,皆为海内之隽杰;刘表不知所任,因此国危而无人可辅”。又或者他会哀叹自己的怀才不遇,生不逢时,可是他始终都不曾想过,为什么刘表对他,会从最开始的敬重礼遇,到了后来的漠然罔顾。

      才华太盛的人,总是容易囿于自己的方寸之地,以为天下人皆负心,却不知道自己的狂傲不羁,也负尽了天下人的美意。

      编注:王粲东汉末建安时期著名文人,三国曹魏名臣。因文采出众,与孔融陈琳徐干阮瑀应玚刘桢等并称"七子"。其尤以诗、赋见长,被著名文论家刘勰誉为"七子之冠冕"。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王粲] [刘表] [董卓] [曹操] [应玚] [徐干] [刘桢] [阮瑀] [刘放] [成就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