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安抚为主征伐为辅的民族政策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6-12-29
     作者:魏娟莉  来源:《三国文化概览》

      东汉以来,中原与边境上的少数民族关系一直非常紧张,特别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强悍勇猛,一直是历代北方边界的忧患。《尚书》就曾记载道:“蛮夷猾夏”,即“蛮夷扰乱华夏。”《诗经》也言道:“猃狁孔炽”,即“猃狁的气焰非常盛”。字里行间不无恐惧的成份。可见,边境民族为害中原是由来已久了。

      汉武帝时期,国力强盛,曾对四边蛮夷采取强大的攻势,东边平定了两越、朝鲜;西边征讨贰师、大宛,但这些地方都是边远地域,不会对中原造成大的威胁。相反,北方匈奴离中原最近,又强大好战,汉武帝时经常成为北方边患。武帝多次派遣卫青、霍去病等将领兴兵北伐匈奴,匈奴最后终于屈服,向汉称臣,安居边塞,一直到建安年间,再也没有发生过反叛现象。可是,在此期间,乌丸、鲜卑先后逐渐强大起来,继匈奴之后又成了北方边患。此时正值东汉末年,中原逐鹿,鏖战不息,朝廷无力,军阀无暇去顾及边境的安危,致使乌丸、鲜卑乘机不断南犯,抢掠城镇乡村,掳掠杀害边境汉民百姓,控制了北方整个漠南地区,民族矛盾开始激化。

      乌丸,也叫乌桓,东汉初年时主要居住在我国今辽宁西部和河北东北部,处于原始公社制向奴隶制社会过渡时期。东汉初年,光武帝刘秀曾封他们首领八十余人为侯王,并设置乌桓校尉统领之,使当时的乌桓与边境汉民在相当长的时间期内和平共处,相安无事。然而,随着他们的强大和东汉的衰落,北部边境便不断受到他们的威胁。当时,蹋顿是辽西、辽东、右北平三郡的乌桓首领。袁绍在对公孙瓒发动兼并战争时,曾利用过乌桓的力量。袁绍兼并了黄河以北之后,就假托献帝名义,招抚三郡乌桓首领,封蹋顿为乌桓单于,封辽东属国乌桓大人峭王苏仆廷为左单于,封右北平乌桓大人汉鲁王乌廷为右单于,优待乌桓中有名望者收编其精锐骑兵。

      后来局势发生了变化。官渡一战,袁绍败于曹操。袁绍死后,其子袁尚袁熙北亡,逃到了蹋顿那里,以图借乌桓之力与曹操抗衡。蹋顿此人骁勇异常,颇有武略,他依仗自己地处边缘,与中原隔绝的条件,接纳了中原的逃亡者,以借此在北方少数民族中称王称霸。其间,乌桓曾出兵攻击曹操所置得有度辽将军鲜于辅于犷平,被曹操率军击败。这样,曹操要消灭袁绍的残余势力,安定北方,解除边境之患,就必须远征乌桓,正如他的谋士郭嘉所说的那样:

      公虽威震天下,胡恃其远,必不所备。图其无备,卒然击之,可破灭也。且袁绍有恩于民夷,而尚兄弟生存。今四州之民,徒以威附,德施未加,舍而南征,尚因乌丸之资,招其死主之臣,胡人一动,民夷俱应,以生蹋顿之心,成觊觎之计,恐青冀非已之有也。(《三国志·魏志·郭嘉传》)

      曹操依郭嘉言而行,准备出兵远征。

      曹操先派人力开了两条渠道,以解决远征中的粮食运输问题。建安十二年五月,曹操出其不意,挥师轻装北伐。在右北平郡无终县,他得到当地豪强田畴的协助,抄近道直通蹋顿的大本营柳城。同年八月,当曹操率军登上了距柳城仅二百里地的白狼堆时,乌桓蹋顿才得知消息,仓忙中与当时的辽西单于楼班、右北平单于能臣及袁尚、袁熙,率数万骑兵迎战曹操于凡城(今辽宁朝阳附近),但终因准备不足,军威不震,在以张辽为前锋的曹军的猛烈进攻之下一败涂地,蹋顿被杀,归降曹操者二十余万人。平定三郡乌桓之后,曹操把被乌桓掠去和逃往乌桓的十多万汉人带回了内地,还将挑选来的乌桓骑兵编入自己的军队,“由是三郡乌丸,为天下名骑”(《三国志·魏志·乌丸传》)。

      曹操一战平定了蹋顿,声威震撼了北方。北方民族历来崇拜骁勇强悍者,因此,三郡乌桓与北方各族纷纷臣服于曹操,北部边境趋于安定,曹操带回的大批汉民及少数民族,对曹操后来发展中原发挥了重要作用。

      与乌丸同时兴起的还有鲜卑族。当时,鲜卑的主要首领是步度根轲比能等人。他们时而联合,时而争斗,时而向汉称臣纳贡,时而又叛乱,杀掳汉边地官吏百姓,也是中原北方的一大祸患。

      曹操平定了乌丸之后,步度根与轲比能主动通过乌丸校尉阎柔向朝廷进献贡品。太祖西征关中,田银在河间反叛作乱,轲比能带三千多骑兵跟随阎柔击败了田银。但是,后来代郡乌丸反叛朝廷,轲比能却又帮助他们抢掠为害,曹操派鄢陵侯曹彰任骁骑将军出兵北伐,轲比能大败,逃奔塞外,不久后又主动向朝廷贡献礼品。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曹操] [诸葛亮] [轲比能] [孟获] [步度根] [蹋顿] [袁绍] [雍闿] [郭嘉] [刘备
  • 本文评论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