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汉末年为何会发生董卓之乱?(4)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6-12-23
     作者:冷热军事史  来源:新浪博客

      羌乱不只是凉州本身的问题,放弃凉州会引发连锁的负面后果。与凉州紧邻的西京长安及三辅地区(京兆、冯翊和扶风三郡)就将直面羌人的侵袭。三辅之重要性已不如西汉时期,但在东汉前期仍然经济繁荣、人物辐凑,中高级官员出自扶风、京兆两郡的人数仅次于南阳郡,更何况三辅还是京都洛阳的防御屏障,不容有失。东汉后期羌乱日盛,三辅地区也屡遭破坏,人口下降,但作为洛阳的军事缓冲仍然非常重要。

      东汉表面上没有放弃凉州,但在第二次羌汉战争(107-118年)爆发后的110年,朝廷将金城郡的郡治迁至陇西郡的襄武县,护羌校尉的治所也从金城郡转移至张掖郡。随后,陇西的郡治从狄道县迁至襄武县,安定郡治移至扶风郡的美阳县,北地的郡治转移到冯翊郡的池阳县。东汉政府同时强制相应各郡的居民也随郡治一起向内迁移。大部分凉州人不愿意搬离故土,凉州地方官员采取割庄稼、拆房屋、毁谷仓等方式强迫百姓迁移。强制迁移人口暴露了帝国的真实立场——朝廷缺乏能力和决心保护凉州!

      长期羌汉战争祸乱凉州和并州,波及关中和益州等地,西北地区人口锐减,战争开销巨大,东汉政府财政几近枯竭。仅第二次羌汉战争就花费了240亿钱,第三次羌汉战争持续较短(139-145年),也达到80亿钱。后两次战争费用虽无全面统计,想必惊人。从人员损失看,140年凉州陇西和金城两郡的注册人口只有西汉时的10%,北地郡只有5%。东汉人口瞒报问题很严重,灾害和疾疫也会造成人口下降,但战争导致的死亡和外逃无疑是重要原因。

      凉州人口剧减的同时,“东汉政府奉为国策的内徙降羌、以夷制夷的做法使得凉州各郡乃至三辅地区的羌胡比例大为提高”。汉人和羌人人口数量的此消彼长以及杂居并处的格局,西北地区已经出现了余英时先生所说的”蛮夷化“问题。与羌胡长期交往的凉州中下层汉人,尤其是武人,对中国文化传统缺乏认同,关东士大夫服膺的纲常名教、君臣大义对这些武人没有约束力。

      羌汉战争久拖不绝带来惨重的人员物资损失,加上朝廷放弃凉州的打算和实际行动,凉州人无论汉、羌、胡,对帝国政府的不满和怨恨与日俱增,最终在东汉晚期演变成联合叛乱。

      凉州三明:名将还是名士?

      东汉中枢还是认识到了关东兵将的无能是羌乱屡讨不平的原因之一。115年起征用“长枪快马”的边郡汉人和羌胡骑兵,尤以后者为主。对羌战争后期,护羌校尉营兵是主力,其构成就是湟中义从兵(羌化的大月氏后裔)及其他羌胡。朝廷对凉州豪强、军事家族尚存疑虑,掌握军权的仍是关东内郡将领。

      第四次羌汉战争(159-168年)爆发后,关东诸将又屡战屡败。朝廷被逼启用熟知羌事的凉州籍武将,这其中功绩最著者是”凉州三明“:皇甫规(字威明),张奂(字然明),段颎(字纪明)。前述西汉凉州名将都是以军人身份开始职业生涯——要么是精锐的皇家羽林和期门骑兵,要么也是军官和普通骑兵。但东汉中后期之后,以凉州三明为代表的凉州籍武将大多是从文官起步,后因军事才能被认可,才转为武将。

      皇甫氏是安定郡朝那县的军事家族,也以家传儒学出名。皇甫规的祖父是度辽将军,父亲是扶风都尉,皇甫规早年曾任郡功曹等文职。张氏是敦煌郡渊泉县大族,张奂也从文官进入东汉官僚体系。段颎自少年时就擅长骑射,最初却是通过举孝廉担任宪陵园丞、阳陵令等文职。

      皇甫规和张奂两人更是儒学造诣深厚的名士,这在”寡于学术“的凉州并不多见。皇甫规做过十四年的私学经师,精研《诗》《易》,教授学生三百余人。张奂专修《欧阳尚书》,他认为东汉学者牟建对尚书的注解《牟氏章句》浮辞繁多,将其从四十五万字删减为九万字。被宦官陷害后,张奂闭门教学,门徒千人,著有《尚书记难》。凉州三明里学术最不济的段颎也“折节好古学”。

    董卓之乱

    张奂

      凉州三明从文转武的经历、以及较高的学术能力,显然是东汉武人地位下降、儒学士人主导政府下的适应性选择。即便军事能力出众,也必须具有儒学素养,才能与同侪、上司沟通顺畅,仕途无碍。事实上,张奂后来做上了位列九卿的大司农和太常,皇甫规死后也被追赠大司农。

      皇甫规、张奂、段颎先后率领比前朝数量少很多、但更精锐的军队,打赢了第四次羌汉战争,东汉暂时摆脱了羌患。凉州三明达到了事业高峰,但他们被关东士人集团认可了吗?并没有!这在第二次党锢之祸中表现最明显。

    本文相关人物:[董卓] [张奂] [皇甫嵩] [陈蕃] [窦武] [朱皓] [袁绍] [隗嚣] [袁氏[孙奋妻]] [阎忠
  • 本文评论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