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看待张昭劝孙权降归曹操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5-9-7
     作者:李宜春

      张昭劝归曹操,被孙权等认为是“挟持私虑”①,后人也多讥其懦弱而自私。但是,晋宋年间的裴松之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张昭劝迎曹公,所存岂不远乎?夫其扬休正色,委质孙氏,诚以厄运初遘,涂炭方始,自策及权,才略足辅。是以尽诚匡粥,以成其业,上藩汉室,下保民物。鼎峙之计,非其本志也。曹公仗顺而起,功以义立,冀以清一诸华,拓平荆郢。大定之机,在于此会。若使昭义获从,则六合为一,岂有兵连祸结,遂为战国之弊哉”②!

      张昭,字子布,彭城人。他博学多才,曾举孝廉、茂才,是一位深受儒术熏陶的名士。汉末大乱,他避难到江东。当时,已摆脱袁术羁绊的孙策正转斗江左,讨伐地方豪强之抗命者。对于张昭的到来,孙策喜出望外,“待以师友之礼”,让他升堂拜母,命为长史、抚军中郎将,“如比肩之旧,文武之事,一以委昭”③。孙策临终,又以孙权相托。孙权悲痛,不能视事,张昭便语重心长地劝他说:“今奸究竞逐,豺狼满道,乃欲哀亲戚,顾礼制,是犹开门而揖盗,未可以为仁也。”因为当时江东的形势是“深险之地犹未尽从,而天下英豪布在州郡,宾旅羁寓之士以安危去就为意,未有君臣之固”④,故孙氏的统治是极不稳固的。张昭亲自扶孙权上马,陈兵而出,以收人心。张昭对于巩固孙氏政权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初领江东的孙权也“以昭旧臣,待遇尤重”,让他“常在左右,为谋漠臣”⑤。

      但应该指出的是,张昭尽心辅佐孙氏兄弟和稳定江东局面,并不完全意味着他主张长期割据江东。裴松之推测其初衷是为了“上藩汉室,下保民物”,这大约是符合实情的。出于理智的实力对比的考虑,他不相信偏隅江东的孙氏有足够的力量来完成国家的统一,而是相信当时地广士众的曹操最有能力及早结束国家的动荡状态。

      张昭的这种微妙心态,我们至少可以从三个方面加以揣测。

      其一,建安七年,曹操破袁绍后,下书江东,让孙权送质子入许都,目的自然是要控制孙权。孙权“召群臣会议,张昭、秦松等犹豫不能决”⑥。最后,周瑜劝孙权拒绝。张昭的犹豫,想必是希望孙权自行决定接受曹操的条件,以保持江东与许都的睦好关系和接触渠道。但是,他对这种显然是受制于曹操的行为又不便表示明确的支持。

      其二,张昭排斥力主割地称号的鲁肃。因为正是鲁肃向孙权描绘了先割据后图天下的前景。后来已称帝号的孙权在与陆逊谈及已去世的鲁肃时,仍然感慨地说:“公瑾昔要(同“邀”)子敬来东,致达于孤。孤与宴语,便及大略帝王之业,此一快也。……常以比方邓禹也。”孙权把鲁肃比做最早启发刘秀在河北脱离更始政权而自图帝业的邓禹。但是,鲁肃的这种主张,遭到了张昭的强烈反对。“张昭非肃谦下不足,颇訾毁之,云鲁肃年少粗疏,未可用”⑦。张昭企图压制鲁肃,恐怕是另有深意的。

      其三,张昭谅伐江夏黄祖。建安十三年春,甘宁力劝孙权西讨黄祖,孙权深以为然。而在场的张昭立即反对说:“吴下业业,若军果行,恐必致乱”⑧,以后方不稳定为借口,劝阻孙权向西扩张。张昭谏伐黄祖,是希望让最有力量统一中国的曹操能够顺利地得到完整的荆州,减少其统一的阻力。因为此时曹操已基本上稳定了北方的局面,转向征服南方势在必行。

      以上这三点反映出张昭在江东的初衷。所以,当曹操降刘琼,得荆州,继续东进时,张昭认为这是难逢之机,自己渴望的国家重归统一的局面即将出现了!但孙权在鲁肃和局瑜的力劝下,终于联合刘备,有效地阻抗了曹操。此后,三国鼎立的局面逐渐形成,张昭的愿望落空了。

      张昭自此便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一方面,他仍然是东吴的重臣;另一方面,由于他的主张,使他又处于被猜忌的地位。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张昭[吴]] [孙权] [曹操] [许靖] [鲁肃] [刘备] [孙氏[钟繇妾]] [孙策] [张纮] [黄祖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