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国志》“从祖父”问题考证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3-6-26
     作者:北窗鸢蓝

      关于“从祖父”的问题,最近引发了一系列轰动不小的讨论热潮,其中不乏神级考证帝,在下历史渣一枚,回去特意翻了一些资料,略有所得,所以也来说两句。

      首先,这个争论的缘起——

      《三国志·吴书·周瑜传》:“周瑜字公瑾,庐江舒人也。从祖父景,景子忠,皆为汉太尉。父异,洛阳令。”

      对此大家的争论无非就是以下两点:

      一、“从祖父”同父辈。

      二、“从祖父”同祖辈。

      大多数人基于现代称谓的思维惯性,素来将“从祖父”认同为祖父辈,并且很难接受一直认为的“周忠是周瑜伯(叔)父”忽然变成了“周忠和周瑜同辈”,说实话我最初也是万分不愿意相信,但是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还是得看证据。

      对于这一称谓的解读,第一便不得不提《尔雅·释亲》中的“父之从父晜弟为从祖父,父之从祖晜弟为族父。”那么关键就在于“从父”与“晜弟”这两个词的解读,为此,我特意去下了《尔雅注疏》,其中正文清晰地记载着:

      “晜,兄也。”

      也就是说,“晜弟”毫无疑问是完全可以翻译成“兄弟”的,而“从祖”的翻译,至今仍然凝滞在如下两个分界里:

      一、“从祖”表示的是辈份,即“祖辈”,所以说是“从祖”辈,而不是“从父”辈。

      二、“从祖”表示的是亲疏,并举郝懿行义疏:“云父之从父晜弟者,即父之世父、叔父之子也,当为从父。而言从祖父者,言从祖而别也,亦犹父之世父、叔父为从祖祖父之例也。”

      在《尔雅·释亲》的注疏中,也有“从祖而别世统异故”和“从父而别”的两点重要注释,分别补注于以下两句之后——

      “父之世父、叔父为从祖祖父,父之世母、叔母为从祖祖母。(从祖而别世统异故)”

      “兄之子、弟之子,相谓为从父晜弟。(从父而别)”

      其后又有释曰:“从祖而别,继世分宗,其统各异,故曰从祖。”由此可见,“从祖”是一个单独的名词,“从祖父”三字应断为“从祖—父”,而不是“从—祖父”,只有“父”字代表的是辈份,而“从祖”指代的是亲疏,“从”字指代横向的亲疏,“祖”字指代纵向的亲疏。

      当然,如果你认为这样的注疏也是后人理解,缺乏绝对的说服力,那么《释亲》中还有如下条目,可以一观:

      “兄之子、弟之子,相谓为从父晜弟。”

      假使如第一种观点所言,只有“从”一字表亲疏,而其后的两字或一字表辈份的话,在对于如上内容的理解上就会出现讹误和矛盾:

      即,若“从父晜弟”如第一种观点解释,就是“父亲的兄弟”,高于自身一辈,那么整句话就成了“(自己)兄长的儿子和弟弟的儿子互相称对方为父亲的兄弟”,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无比矛盾的。

      由此可见,无论是注疏也好,原文也好,素来认同的都是“从祖”为一的指代亲疏观念,“从祖父”表父辈,于是《晋书》中的这样一句话也可以得到解释——“燕公是王之父,王出奉明帝祀,今于王为从祖父。”辈份未变,只是改祀而已。

      由此可以进行相关推断,诸如《陆逊传》的“逊少孤,随从祖庐江太守康在官。”通过陆氏家族谱系可知,陆康同陆逊的亲属关系基本可以证实,“从祖”可以相当于《尔雅·释亲》中的“从祖祖父”,《晋书》中这一段也可以相为补正:

      “经年,国中谋推匹磾为主,事露,被害。文鸯亦遇鸩而死,惟末波存焉。及死,弟牙立。牙死,其后从祖就陆眷之孙辽立。”(注:段就陆眷是段匹磾祖父[即段乞珍]的兄弟,即段匹磾的从祖。段辽是段就陆眷的孙子。段匹磾和段辽是从祖兄弟关系。)

      经由以上两条出自《晋书》的例证,可知《晋书》中对于“从祖父”、“从祖(祖父)”的关系也并未与《尔雅·释亲》有几多出入,然而同在《晋书》,却又有一句每每被拿来作反例的证据,即“又礼,祖之昆弟,从祖父也。”

      对此,我在意的,不是这个“从祖父也”的断句问题,而是这个“又礼”的“礼”,于是我在《礼记》、《仪礼》和《周礼》的注疏中挨篇检索,最终发现提及“从祖父”的只有如下两篇(当然,如果有人能找到其他的“礼”,就麻烦您补充下我的证明漏洞):

      《仪礼·丧服第三十一》

      《礼记·曲礼下第二》

      《仪礼·丧服第三十一》:“[疏]‘从父昆弟’。○注‘世父、叔父之子也,其姊妹在室亦如之。’”

      “谓之从父昆弟,世叔父与祖为一体,又与己父为一体,缘亲以致服,故云‘从’也。降於亲兄弟一等是其常,故不传问。”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周瑜] [陆逊] [陆康] [司马师] [文俶
  • 本文评论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