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晋书·宣帝纪》曹仁“焚弃(樊、襄阳)二城”辨误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2013-12-10
     作者:郭秀琦|郝红红

      近读《晋书·宣帝纪》,见上有这样的记载:“魏文帝即位,封河津亭侯,转丞相长史。会孙权帅兵西过,朝议以樊、襄阳无谷,不可以御寇。时曹仁镇襄阳,请召仁还宛。帝曰:‘孙权新破关羽,此其欲自结之时也,必不敢为患。襄阳水陆之冲,御寇要害,不可弃也。’言竟不从。仁遂焚弃二城,权果不为寇,魏文悔之”[1](P3)。我认为《晋书》的这段记载有误,理由有四:

      一、《晋书》引文错误很多严重失实

      其一,上文的“魏文帝即位”,应为曹丕即汉丞相魏王位,因为下文便是“及魏受汉禅,以帝为尚书。”[1](P4)

      其二“时曹仁镇守襄阳”[1](P3)更是严重失实。我们知道,曹仁为襄阳守将,是在建安二十四年(219年)的征南将军任上。我们再看《三国志·曹仁传》已叙述了以后的变化,第二年正月末曹操死,曹丕“即王位,拜仁车骑将军,都督荆、扬、益州诸军事,进封陈侯,增邑二千,并前三千五百户。追赐仁父炽谥曰陈穆侯,置守冢十家。后召还屯宛。”[2](P276)为了验证这一记载是否可靠,我们再查看其它文献,我们先看《通典》对车骑将军的介绍:“魏车骑将军为都督,仪与四征同”[3](P801),四征者,意即征讨四方也。其职能正和这时担任荆、扬、益(益为虚指)诸军事的曹仁身份相符,车骑将军又为以后职务变化打下基础。不久,“孙权遣将陈邵据襄阳,诏仁讨之。仁与徐晃攻破邵,遂入襄阳,使将军高迁等徙汉南附化民于汉北,文帝遣使即拜仁大将军。又诏仁移屯临颍,迁大司马,彳复督诸军据乌江,迁屯合肥。黄初四年薨,谥曰忠侯。”[2](P276)同时这条材料还说明,曹仁和徐晃是从别处去襄阳攻讨陈邵的,也否定了曹仁的襄阳守将身份。此外,《三国志·文帝纪》上也有相应记载,黄初二年(221)“夏四月,以车骑将军曹仁为大将军。”[2](P78)“冬十月,……以大将军曹仁为大司马。”[2](P78)我们再看《〈后汉书〉〈三国志〉补表三十种》上的《魏将相年表》对曹仁自延康以来担任的职务都有记载:

      “文帝黄初元年庚子,十一月,篡帝位。[太傅][大司马][大将军][太尉]贾诩[司丵徒]华歆[司空]王朗(并十一月拜。)[骠骑将军][车骑将军]曹仁(都督荆、扬二州。)[卫将军]曹洪(寻迁骠骑。)”[4](P949)

      “二年辛丑,四月,汉昭烈帝即位,改元章武。十一月,封孙权为吴王。[大将军]曹仁四月,拜大将军。十月,迁大司马,仍都督荆、扬二州。”[4](P950)这些至少从职官方面说明《三国志·曹仁传》记载的正确,《晋书·宣帝纪》的这段记载严重失实。

      其三,“樊、襄阳无谷,不可以御寇”[1](P3)的话说得毫无道理,尤其是不应在朝议上提出,因为战时用谷,平时也要吃饭。因此,不管“樊、襄阳无谷,不可以御寇”[1](P3),对曹仁及其驻地产生什么影响,还是曹仁那里是否缺粮,这都不能成为曹仁焚弃樊、襄阳的理由。襄、樊的战略地位所决定的这里只能守不能撤。就曹魏而言,这里是南北和水路结合部,曹魏政丵府对这里十分重视。如建安二十四年(219年)秋蜀将关羽攻打襄、樊,战事吃紧,曹操调动全国兵力前往救援即为一例。于禁率七军失利后,又派徐晃等部前往解救,同时曹操又驻扎在郏县摩坡“按六军以示余力”[3](P2175)。特别值得提出的是曹操在联合了吴国共捣关羽的情况下,又把镇守淮南的大将张辽和其它的一些军队调往这里,“召辽及诸军悉来救仁”[2](P520)。曹魏政丵府把这样重的任务交给曹仁,曹仁在没有受到任何外部压力的情况下,竟弃城而逃,我认为《晋书·宣帝纪》在这里不是叙述史实,而是在演义故事。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文相关人物:[曹仁] [曹操] [孙权] [关羽] [徐晃] [程昱] [侯音] [公孙渊] [于禁] [曹丕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