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鲍勋

    bào-xūn
    推荐专题

    热点游戏

     总票数:
  • 历史简介
  •   魏宫正。汉司隶校尉鲍宣九世孙,勋父信,汉济北相。建安十七年,太祖追录信功,表封勋兄邵新都亭侯,辟勋丞相掾。二十二年,立太子,以勋为中庶子。徙黄门侍郎,出为魏郡西部都尉。郡界休兵有失期者,密敕中尉奏免勋官。久之,拜侍御史。延康元年,太祖崩,太子即王位,勋以驸马都尉兼侍中。文帝受禅,勋每陈“今之所急,唯在军农,宽惠百姓。台榭苑囿,宜以为后。”文帝将出游猎,勋停车上疏谏之。帝手毁其表而竞行猎,中道顿息,问侍臣曰:“猎之为乐,何如八音也?”侍中刘晔对曰:“猎胜於乐。”勋抗辞之,言刘晔佞谀不忠,阿顺陛下过戏之言。昔梁丘据取媚於遄台,晔之谓也。请有司议罪以清皇庙。帝怒作色,罢还,即出勋为右中郎将。黄初四年,尚书令陈群、仆射司马懿并举勋为宫正,宫正即御史中丞也。帝不得已而用之,百寮严惮,罔不肃然。六年秋,帝欲征吴,群臣大议,勋面谏之。帝益忿之,左迁勋为治书执法。帝从寿春还,屯陈留郡界。太守孙邕见,出过勋。时营垒未成,但立标埒,邕邪行不从正道,军营令史刘曜欲推之,勋以堑垒未成,解止不举。大军还洛阳,曜有罪,勋奏绌遣,而曜密表勋私解邕事。诏曰:“勋指鹿作马,收付廷尉。”廷尉法议:“正刑五岁。”三官駮:“依律罚金二斤。”帝大怒曰:“勋无活分,而汝等敢纵之!收三官已下付刺奸,当令十鼠同穴。”太尉钟繇、司徒华歆、镇军大将军陈群、侍中辛毗、尚书卫臻、守廷尉高柔等并表“勋父信有功於太祖”,求请勋罪。帝不许,遂诛勋。勋内行既脩,廉而能施,死之日,家无余财。后二旬,文帝亦崩,莫不为勋叹恨。
  • 历史年表
  • 汉建安十七年[公元二一二年]

    太祖追录勋父信功,表封勋兄邵新都亭侯。辟勋丞相掾。

    汉建安二十二年[公元二一七年]

    立太子,以勋为中庶子。徙黄门侍郎,出为魏郡西部都尉。太子郭夫人弟为曲周县吏,断盗官布,法应弃市。太祖时在谯,太子留鄴,数手书为之请罪。勋不敢擅纵,具列上。会郡界休兵有失期者,密敕中尉奏免勋官。久之,拜侍御史。

    汉延康元年[公元二二零年]

    太祖崩,太子即王位,勋以驸马都尉兼侍中。

    文帝受禅,勋每陈“今之所急,唯在军农,宽惠百姓。台榭苑囿,宜以为后。”文帝将出游猎,勋停车上疏。帝手毁其表而竞行猎,中道顿息,问侍臣曰:“猎之为乐,何如八音也?”侍中刘晔对曰:“猎胜於乐。”勋抗辞曰:“夫乐,上通神明,下和人理,隆治致化,万邦咸乂。移风易俗,莫善於乐。况猎,暴华盖於原野,伤生育之至理,栉风沐雨,不以时隙哉?昔鲁隐观渔於棠,春秋讥之。虽陛下以为务,愚臣所不原也。”因奏:“刘晔佞谀不忠,阿顺陛下过戏之言。昔梁丘据取媚於遄台,晔之谓也。请有司议罪以清皇庙。”帝怒作色,罢还,即出勋为右中郎将。

    魏黄初四年[公元二二三年]

    尚书令陈群、仆射司马宣王并举勋为宫正,宫正即御史中丞也。帝不得已而用之,百寮严惮,罔不肃然。

    魏黄初六年[公元二二五年]

    秋,文帝欲征吴,群臣大议,勋面谏曰:“王师屡征而未有所克者,盖以吴、蜀脣齿相依,凭阻山水,有难拔之势故也。往年龙舟飘荡,隔在南岸,圣躬蹈危,臣下破胆。此时宗庙几至倾覆,为百世之戒。今又劳兵袭远,日费千金,中国虚耗,令黠虏玩威,臣窃以为不可。”帝益忿之,左迁勋为治书执法。

    帝从寿春还,屯陈留郡界。太守孙邕见,出过勋。时营垒未成,但立标埒,邕邪行不从正道,军营令史刘曜欲推之,勋以堑垒未成,解止不举。大军还洛阳,曜有罪,勋奏绌遣,而曜密表勋私解邕事。太尉钟繇、司徒华歆、镇军大将军陈群、侍中辛毗、尚书卫臻、守廷尉高柔等并表“勋父信有功於太祖”,求请勋罪。帝不许,遂诛勋。

  • 历史评价
  • 曹丕:“勋指鹿作马。”
  • 家族资料
    • 父亲:
      鲍信
    • 母亲:
      未知
    • 配偶:
      未知
    • 子女:
      未知
    • 兄弟:
  • 相关阅读
  • 制作资料
    • 创建:
      2008-6-24 11:23:00
    • 制作:
      dllkg 
    • 校对:
      汉圣帝 
    • 更新:
      2013-4-9 16:09:00